登录  |   注册

秋思(散文·原创)

54
发表时间:2019-05-17 15:41来源:萍乡市文化馆

◎月下狼族原名刘华辉

窗外无月,一只蛐蛐正哼着歌儿。那歌声,将束缚在我身上的倦意一层一层地剥离,也将囚禁的灵魂进行放牧。此时,我不由想起了白居易的《夜坐》中的诗句:“梧桐上阶影,蟋蟀近床声”。

是啊,秋即将来临了。“蟋蟀鸣秋”。在古代文人墨客的眼中,“蟋蟀”与“秋”已经被捆绑在一起。当然,鸣蝉也该将历史舞台让给蟋蟀了。它一声长一声短地鸣嘶着,听得愁云集时常结在一起,以瓢泼大雨的形式来发泄不满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。秋雨未至,无法在江南拱桥中感受那一篇篇的诗情画意。我酷爱秋雨,迷蒙、如烟、缠绵、知寒。我不仅眷注雨丝所描绘的线条美,更笃爱在划落时,将心事一点一点地融入雨中。

“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”。范仲淹的这首词《苏幕遮》,抒发着哀伤的情愫,一纸凄凉。萧萧落叶,总能使人联想起离别。前几日,同事老计将回他的故乡上饶执教。临行前,特央求我帮寄包裹。既是辞职,意味着一切从零开始。正如陶行知先生所说:“捧着一颗心,不带半根草去。”人生有几个六年?在这个季节交替的渡口,匆匆离别,岂不令人感伤?

秋天,最曼妙的东西莫过于月了。当然,倘若只有月,无法构成意境,还得有桥、井、亭、石、花等进行陪衬。屡屡烦闷之时,欣赏桥下有水,水中有月之景,便会心旷神怡。“琴棋书画诗酒花”。这是对古人精神生活的概括。只可惜,除了饮酒与养兰,其余皆不通。看来,只能把这种遗憾寄托于月中了。

夏已尽,秋伊始。秋天的美,不在于金黄的裙裾,不在于柔美的舞姿,而在于不媚不扬,素雅恬淡。愿某日,盖一瓦,辟一院,挖一井,种兰三百盆。“酒醒只在花间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”。远离喧嚣与尘土,找回心灵的归宿。


文章分类: 群文艺苑
分享到: